建站頻道
    當前位置: 中國美術家網 >> 藝術四方集運 >> 四方集運庫 >> 藝術 書畫 美術 北京 市場四方集運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中國藝術市場的2020印象

        作者:温玉鵬2020-12-28 07:51:43 來源:美術報
        中國藝術市場的2020印象

        文同 蘇軾 墨竹卷 手卷 繪畫28×63cm 題跋28×540cm

        北京保利拍賣2020秋季拍賣會中以1.219億成交


        2020年,世界正經歷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。疫情突如其來,中西實體交通幾乎斷絕,更多地只能依靠線上,依託於虛擬空間。各類博覽會、藝博會、交流會不得不推遲,而“春拍”則與“秋拍”合流。當然,也是在今年,一些祕藏已久的古書畫,重新迴歸到公眾的視野中,不僅帶來了新觀點、新視野及新方法,特別推動了藝術史某些細節的再思考,成為重構藝術史的重要“推手”。

        吳彬《十面靈璧圖》:

        賞石文化的當代闡釋

        《十面靈璧圖》(10月18日,北京保利十五週年慶典拍賣會中吳彬《十面靈璧圖卷》含佣金成交價5.129億元人民幣,斬獲中國古代藝術品拍賣成交紀錄之桂冠)是一件不折不扣的“明星文物”,不僅擁有諸多國外博物館的展覽紀錄以及至少12次古代權威著錄,是明代宮廷畫家吳彬的代表作品。取材於米萬鍾所藏“非非石”,從不同視角,多角度地描繪同一對象。這裏的奇石,不再是羅漢圖中的背景,而是性格獨特的主體,從色彩、紋理到天然形成的痕跡,都歷歷在目。高居翰在《不朽的林泉》中提出“吳彬突破了傳統繪畫表現山石和揮筆運墨的常規,將所繪之物逼真地呈現在觀者面前,像肖像畫一樣具有唯一性”。實質上是在克服中國繪畫在空間表現上的侷限。既藴藉寫實主義的傳統,又參以幾何原理、音律節奏、五行之説,可謂是晚明那個“瘋癲時代”的一種寫照。

        保利藝術博物館為此件展品,特別推出吳彬《十面靈璧圖》特展,期間還舉辦了一場學術研討會。多家出版社爭相出版,以印製精良為勝。其實,這次展覽還是一次跨時代、跨媒材的“跨界”對話,與吳彬對話,與古人對話,與材料對話,通過展覽把“十面靈璧圖”做成了一個當代藝術史的“事件”,並被賦予事件秩序和意義,與近期上海博物館“高齋雋友——胡可敏捐贈文房供石展”等奇石類展覽,形成了此起彼伏的南北輝映。

        蘇軾、文同《墨竹卷》:

        宋代士大夫精神的再現

        時值紫禁城建成600年暨故宮博物院成立95週年,故宮博物館特別推出“千古風流人物——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”。展覽作為週年活動的一部分,實際上與一系列學術研討會、出版物、公益活動、影視作品等,形成了交錯縱橫的“蘇軾敍事”。

        蘇軾是個傳奇的人物,他是文學史上的巨匠,躋身於“唐宋八大家”之列,比之詩人,是李白之流;他是書法史上的名家,黃庭堅贊其“震輝中州,蔚為翰墨之冠”;論作畫,同樣為世人所重,“挾以文章妙天下、忠義貫日月之氣”。

        蘇軾、文同《墨竹卷》(12月5日,北京保利2020秋季拍賣會“仰之彌高——中國古代書畫夜場”中文同、蘇軾《墨竹卷》以1.219億元高價成交)的再度現身,將蘇軾的敍事推向新的高潮。作品純以墨寫,或疏或落,或焦或淡,“畫意”皆在筆意中。雨梢晴葉各殊態,揮灑位置分纖穠。既體現出胸中磊落,不隨俗低昂,又展現出一種忠義之氣,臨大節而不可奪。

        蘇軾作為宋代文人的一個“標杆”,早已成為事涉政治背景、社會思潮、價值取向的“文化現象”,成為宋代士大夫精神的真實再現,而學問、文章之氣,鬱郁芊芊,發於筆墨之間。如此卷題跋雲:“與可畫竹時,見竹不見人。豈獨不見人,嗒然遺其身。”

        現存最早王安石文集《王文公文集》:公文紙背文獻的代表

        對王安石的評價,千年來多有變化,或被視為“唐宋八大家”,或是禍國殃民,或是浩然正氣,更有列寧對其“中國十一世紀時的改革家”的高度評價。在其去世後,其門生、長孫、曾孫等先後數次編撰其遺文。其中,宋龍舒郡本《王文公文集》(12月2日,永樂2020全球首拍中宋龍舒郡本《王文公文集》以2.6335億元成交,這一價格創造了宋版書的最高價紀錄,同時也是世界最貴古籍善本)被認為是現存最早的王安石文集,收錄王安石詩文共計2281篇,全帙100卷,上海博物館藏72卷。今年“驚現”的卷17、卷18、卷20,剛好可補卷帙之缺。

        其實,更令人驚歎的是此數卷詩文乃以宋人書簡及公牘印刷。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劍提出:“官方公函和私函能夠形成一種互動,正是發現這批公文紙最重要的意義和價值。”當然,這又回到了公文書札的問題。無論是紙張、書籍,還是手札,乃至書畫,都是一種文獻,記述人類社會賡續活動之體相,只是內容,或呈現方式,在不同的視域中各有所重,其本身則是重構歷史敍述的基礎。

        任仁發《五王醉酒歸》:

        元代繪畫的真實樣貌

        蒙元時代的研究近幾十年逐漸“火”起來,從國際的大環境到國內的新思潮,都傾向對這一時代的重新敍述。元代繪畫自然是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,《元畫全集》即是一種重要的嘗試,為研究元代藝術史提供了詳盡的文獻學和圖像學資料。

        任仁發《五王醉歸圖》(10月8日,香港蘇富比古代書畫拍賣中任仁發《五王醉歸圖》以3.06551億港幣的高價由上海龍美術館投得)其實是個有趣的案例。陳繼儒在跋中認為作品是唐人遺墨。而另一佚名題跋,則指出“出自唐人手,未有確據。”將作品歸於任仁發的名下。作品經元、明、清三代收藏,包括王麟郭、王永吉、梁清標、耿昭忠、耿嘉祚等,後入內府,並著錄在《石渠寶笈》中。二十世紀前期,散落民間。或許是早期的題跋盡失,或許確實是數百年間幾乎無人對其斷代公開表態。這其中隱含的正是元代藝術史研究的斷檔。蒙元時代藝術之繁榮,或許並非如宋遺民所想,是墜入蠻荒的深淵,反倒是在很大程度開啓了新時代的曙光,也為宋明之間書畫的轉型,提供了寶貴的思考期。

        2020年其實還有很多可以談的書畫作品,從董其昌、錢選、陳淳到齊白石、傅抱石、張大千、李可染、吳冠中等,只是古代遺墨少而又少,而作為當代人的我們,又那樣渴望知道上一個五千年。故在此僅列舉四件(組),以略備參照。至於後疫情時代的“發現”,亦拭目以待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靜愚
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藝術展訊
        •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業務部: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
        • 郵編:100069
        • 電話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術部: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
        • 郵編:100052
        • 電話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熱線:服務QQ:529512899電子郵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1.336(s)   13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261(mb)